华夏翰墨艺术网
当代书画大师作品展

我的书法路

2017-09-12 17:00浏览数:10


我的书法路

张明智

  猴年,我的本命年,至今已过六轮。“古稀”之期多忆旧,回想、回味、比较,还是觉得最近的二十来年,日子过得更充实、更快乐。究其原因,走上了一条学书路,改变了我的生活。前些时的一天早晨,醒来突生灵感,顿成一段顺口溜:“半百开步书法路,小跑不停赶前途;满程光景满心乐,笔下汉字正起舞!”虽仅四句,却是我“半路出家”学书生活的真实概括。


  与书法结缘,实属偶然。那是一九九五年吧,从未参过书展的我,硬着头皮代人参加了一次区内的硬笔书法展览,不曾想,竟然得了个二等奖,字还印在了书上。因而再次办展时,我便成了受邀对象,作品更是加入了一等奖之列。这个用弯折的钢笔头写成的行书小条幅:“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不但内容励志,而且充分利用墨水拉蛋的效果,还真写出了点艺术味道,很受看,不少人都喜欢。尤其是身边的同事、朋友,还争相复印、传看,有的甚至赠人、收藏。这让我心里不知有多高兴,从而激发了我学书的兴趣。


  自小我就喜欢咱中国的方块字,记得小学一年级时,邻居老大娘就夸我“字写的和米粒一样大小”。六十多年过去了,不论上学还是工作,什么时间又走到哪里,我对街道两旁的匾额,庙堂寺宇的楹联,胜地景点的碑刻等,都情有独钟。遇到有特点又喜欢的字,从不放过,驻足欣赏,手摹心追。每到年节,自己也会取笔蘸墨,写几幅春联自家帖。但是,爱好归爱好,却从未将书法同自己联系过,更没想到写书法竟至成了自己的重要生活。


  喜爱汉字,书法热潮裹挟,子女长大,不愁吃喝,又多空闲,这些都是学书的重要条件。但是真正促我下决心走上书法路的是生活需要。此时,我已过“知天命”之年,时不时会想到晚年生活。退休了,不干工作了,干什么?若能找到一种多趣味的方式过一过有质量的生活,确保身心健康,享受“夕阳无限好”,该是多么美的事。一九九零年,借去京参加经理轮训三个月的机会,抽空学会了“吴式太极拳”。其刚柔相济,内外兼修,一打半小时,微微汗,刚刚好。现在又结缘书法,一文一武,一静一动,修身养性,颐养天年,怎不令人喜出望外。因此说,养生,才是我学书的初衷;养生需要,才是我以一贯之、坚持始终的不竭动力之源。


  为养生而学书,以书法致养生。决心下定后,我又改钢笔为毛笔,变手写体为楷书。自认为,用柔软之笔写出刚劲之字,方为书法正统;从楷书入手筑牢学书之基,才是学书正道。一切从头来,一切按正规办,学就须学好,哪怕再有难,这便是当时的态度。同时自立规矩,“不提毛笔不写字,不书正楷不提笔。”又起笔名 “尚山”;系“上山”谐音,与当时热词“下海”相对,顺嘴而出,但确有崇尚高山的情结蕴含其中,勇于攀登之意更是显露在外。


  看行家毛笔写字,真是一种享受。饱蘸墨汁,悬肘行笔,提按有节,收放有度,行云流水,从容自如……那个潇洒劲,实在让人羡慕。可事情到了我这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只一个“指实掌虚、腕平掌竖”的执笔姿式,就弄得指僵掌硬腕痠腰疼了。没等这个消停,手抖的毛病又突显出来。一时间,写字的右手如同患上了“神经官能症”,拿起毛笔就发抖,越不想抖越抖得凶。写出的字更是瘆得慌,就像穿单衣站立寒冬雪地,浑身在筛糠。这些都是放下钢笔拿起毛笔的人学书所要历经的,一挺都会自然过去。最考验人的是写好楷书,因为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楷书,横平竖直,方方正正,社会通用,看似简单易学,实际最吃工夫。通常学楷,一般是先大后小,而我却是先自小楷入手。常言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台下的“十年功”,才练就了台上的那“一分钟”。为把楷书练好,我也必须做到“笔不离手”,于是就选择了小楷。我用小楷写信件、做笔记、写文章、每天记日记。日记,随意,有事多写,无事少记,哪怕只录年月日,正文只写一个字,为的是每天都能拿拿小楷笔。这也是我把小楷练得有些模样的秘诀之一。那时我还在职,上班忙工作,下班忙家务,抽空才能练练字。所以很盼星期天,但最盼的是节假日,因为可以静下心来大篇写字。有一次为完成一个小楷作品,我一气用了七个多小时,竟是不吃不喝不如厕,连想都未想,还应该休息片刻。事后,我自己也觉有点奇异。


  还有一件事,更让人不可思议。是一个自觉小楷写得不错了的礼拜日,想闭门认真写个东西。可是不知为什么,当铺好纸,调好墨,待要书写时,却感到有些不对劲,结果是,笔怎么用怎么别扭,字怎么写怎么碍眼。一张纸,写几字就扔,扔的满地是纸,最后少气无力作罢。这种现象连续出现了好几天,弄得心里灰灰的,百事无味,烦乱不安,以致萌生“算了,再不练了”的念头。一夜未眠,翻来复去地想,天麻麻亮时才打了个盹。醒来转机突现,心中豁然开朗,恰似盛夏刹那进入中秋,天高气爽,兰空如洗,艳阳照耀,极目万里。这时的我,心里兴奋,手也痒痒,提笔写字,笔笔达意,字字漂亮,横看竖看挑不出丁点毛病。后来我将之比作“破茧成蝶”或“鲤鱼跳龙门”;茧破才能成蝶,跳不过龙门,鱼仍是鱼。这个事情,我给不少人说起,尤其是初学书法者,遇到困难,再大也要咬牙坚持,挺过去就可能成功,挺不过就是半途而废。


  有人问我,师傅是谁?我回答:师傅不少,最伟大者是古贤先人,是他们遗留保存下来的帖与碑。临帖,是学书入门的必经之路,也是必须下大气力去做的一项基本功。明末清初的书法大家王鐸“一天临帖,一天创作”的做法,我十分赞同。按照“经典、喜欢、易学”的选帖经验,我选定了《乐毅论》。在书店选购翻看时,就觉得眼前一亮,“一见钟情”,事实也证明,我选对了。这篇小楷字帖,不仅被隋代永禅大师誉为“正书第一”,而且是书圣王羲之专为导引儿子献之进入书学正规所写。其遒正清劲,大方舒展,疏密有致,错落自然,是古今小楷学者首选。后来又发现了明代文征明的《离骚经》,乃蝇头小楷,耄耋之作,点画劲丽,字字精绝,静气盈篇,沉稳如山,一见便难舍难离。然而,我最喜爱的还是《灵飞经》。其在小楷中加入了些许行书笔意,清劲中透着活泼,雅正内蕴涵灵动,致神采焕发,气韵愈浓。此三字帖,一脉相承,各具特色,在临摹上,我都下过功夫,经年累月,一遍接着一遍。先是对临,后是背临,再是意临,从笔法到字法到章法,尽力悟通学象。然后脱帖,各取其优,以己意组织,进行创作,力突个性,亦即所谓“入古不泥古”,继承而创新。


  我用小楷,创作过无数的短篇作品,也写了不少长卷与册页,诸如老子的《道德经》、屈原的《离骚经》、陆羽的《茶经》等。为更好的学习书学理论,还将孙过庭的《书谱》同姜夔的《续书谱》写成了小楷合集。二零零八年前,参加各级展览,也大多以小楷书作为主;陆机的《文赋》还入展了《首届全国老年书法作品展览》。


     “小楷为主,兼学行草隶篆”,是我学书头几年就形成的思路,也是我一路走来的学书轨迹。篆书圆劲宛约,隶书宽博大气,行、草奔放张扬。楷书和穆端庄,学习过程中,容易出现僵硬呆板,学书各体,则利于克服这些。另外,也利于拓宽书法创作路子。行书,我临过《兰亭序》与《祭侄稿》。隶书喜欢《曹全碑》及《史晨碑》。篆书难认,一本《说文解字》篆字一万多个,我临了一遍,用时十个月。《书法报》自二零零八年第十二期开始连载冉献强的《篆笔释疑》,正合我意,便随载随学随临,至今已历七载,一期未落累集成册,对学篆特别是避免写错篆字,大有裨益。而学篆主要还是邓石如。


  相比篆书,草书更难识,且难辨、难记、难写,故一度敬而远之。现在决心学,必须迎难而上。初次接触草书,是《王羲之草诀歌》。其草字规范,笔迹清晰,易辨易临。又五字一句,分解组合,浅白易晓,押韵上口,则便于记忆。我爱不释手,将之临为小册页,随时带在身上,得空便学写,一忘就翻看。那年旅游“新马泰”,走了一路,学了一路,观光看景成了“陪伴”。工夫不负人,我顺利跨进了学草之门。之后,又学了于右任组织编印的《标准草书千字文》。其笔画劲丽简约,字体流畅生动,吸引我很下了一段工夫。上述两者,学的基本都是草书单字。为进一步了解、认识草书规律,我学习了谢德萍编写的《谈谈草书》,重点放在了草书的代表符号及结构上。二零一二年春节前夕,我还把日记由小楷改为草书写。这一是小楷基本定型,可随意书写,二是草书写日记,利于大面积的草书学练和记忆。凡遇不会写的草体字,就立即翻查书法字典,一次生,两回熟,三遍差不多就记住了。小楷写日记,重在练笔;草书日记主要是学草字。“草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性情”,与楷书正相反,在规范之内,也是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写法。草书易形哀乐,达真性情,而人各异,又情绪无常,致草书变化万端,灿烂多姿。如此,不多下点笨功怎行?临草,我选了怀素的《自叙帖》,跨三个年头,临帖数十遍。虽不具素师“气概通疏,性灵豁畅”的天性,也未现“笔下唯看激电流,字成只畏盘龙走”的气势,但综合学习了草书的笔法、字法、墨法和章法,领略了草书随情起伏、狂放恣肆的情状和景致,引导我形成了草书创作的基本思路和框架。今春我还发现,用抓笔书草,更好。其笔粗肚大蓄墨多,更富表现力,一次可写十多字,宜书怀素体。有一回我用四尺对开宣,写一首七言绝句诗,蘸了一次墨,就一书到底完成了。改用抓笔,使我的草书一时大进,较不费劲地写出了今年的大部分草书作品。


  在学书之路上,一个重要的节点,是我于二零零三至二零零五年参加了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研修班学习。那段日子,工作很忙,但还是充分利用业余时间,认真通读了所编发的全部教材,按指导老师的要求按时完成作业,较系统的学习了中国书法史、古文字学、书法美学、书法创作以及诗词、鉴赏等知识。这让我大大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提高了书学理论水平和实际书写能力以及自学能力。也是由于工作忙,离不开,每年一次的集中面授,我都没有参加,错过了当面向老师请教,与同学切磋的机会,令人遗憾,但结业书作,仍在教学成果展中获奖让我甚感欣慰。


  一路走来,我边学边写,不断尝试用大中小各型毛笔,以楷行草隶篆各种书体,创作诸如条幅、横披、楹联、中堂、斗方、扇面、册页、长卷等各幅式作品,力求表达自己的思想情趣,亦即“追求生动自然,力表精气神,主张大众化。”以满足各方面的需要。二零一零年,我被批准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二零一二年,我的书作有幸入编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当代中国书法艺术名家集》。今年更是高兴,《中国企业报导》、《企业家日报》、《央视网》、《新华网》、《中国网》以及《市场观察》、《商业文化》杂志等媒体都先后以各种形式刊登发表了我的书法作品。所有这些,都是对我书作的认可和肯定,令我倍受鼓舞和激励。何曾想到,一个年迈的草根书法爱好者,怎么会有今日!


  人们常说: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我虽不能断言学书是个例外,但事实证明,益处多多。从某种角度看,书写是个体行为。独处一室,展纸提笔,目不旁顾,神安气宁,境静、人静、心静,意念集于豪端,点画由笔生,字则随意成。何谓“天人合一”、“物我两忘”?我是体验到了。先哲云:“聚精会神,乃养生之大法也”,至真至理。此一。书法是艺术,而艺术无止境。追求新鲜,勇于创作,也便是书法的魅力所在。作品创作是需要大量准备工作的。先是写什么,再是怎么写。若他人想求,又将内容、幅式、尺寸以及所用书体告知清楚,那就好办多了,只要一门心思将书法写好,能让对方满意即可。若是只说个大概意思,其他都让你看着办,那就要费点劲。特别是参加庆祝、纪念一类的活动,那就必须认真下番工夫,使作品从内到外,都要切题、有内涵。二零一二年,“十八大”召开,写什么?考虑再三,想到了拿破仑的名言:“睡狮”“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于是决定写“醒狮”,并撰句“睡狮醒来抖精神,一声长啸震苍穹;兽中之王名非虚,颈鬣乍扬便称雄!”加以抒情并补白。为显大气,用四尺宣选隶书写中堂,补白则书行草,以与正文对比明显,露蓬勃生气。正文只钤章,落款移于补白后,致“醒狮”二字越加醒目。这幅作品,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可这已是第八稿了。花时最多的,还数平日书写,内容主要是诗词文赋的历代经典之作。既要书写,就须明白其作意、作法,有的还要看译文、注释,甚至创作背景、作者简况。只有弄懂原文,心有所触,情有所动,理有所悟,才能化他情为己情,进而表现于书法,使自己的作品具有艺术性。有的则须背,尤其草书,背过才利于书写流利,气息连贯,笔势尽意。写书法,无腻味、不厌烦,越写使人越精神。退休十多年,老觉时间不够用,所谓的老年症:孤独、空虚、寂寞等等,便也无隙登门了。此二。书法又是建立、增进友谊的纽带。以书交友,以书会友,见面即交流、切磋,谈的是点画事,交的是翰墨情,君子之为,无俗气缠绕,充清高正气,胸畅神爽。此三。每遇所爱格言警句、诗词联曲,学后而书,书后而赏,间有得意之作,或赠亲友,或装裱自挂,满室平添文雅之气氛,又生“腹有诗书气自华”之感觉。朋友去日韩探亲访友,专求我的“墨宝”作见面礼,说他们喜欢。同学的博士后儿子留英工作,居所张挂着我的书法,每有朋友前往,都要围观一番,羡慕有加,他也觉得自豪。当同学乐滋滋的向我讲述这些时,我心里也觉得好好舒坦。对于孙辈,更有隔代之亲。他们每过生日,我都酌情以字相贺,个个笑颜相接。他们自入世到上学,一笑一颦、一举一动、大事小情,我都以小楷记录在专为他们准备的各自一本的“日记”上,待长大成人,再予相送。我想那时他们会更高兴、更珍重。当然,我也尽享天伦之乐了。此四。


  不一一叙说了。书法,养生、养性、养神、养德,传承、弘扬华夏文化,有百利而无一弊,快而乐也!书法,博大精深,奥妙无穷,引人入胜!偶像文征明,年八十有九,执笔端坐而逝,何等修为!我要效之,活到老,学到老,写到老,尽享天年,自然至终。这虽是一种奢望,但梦还是要有的。


  丙申中秋之时撰于逸鹤轩   尚山